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名人轶事] 22岁成影后,40岁抑郁自杀,50岁霸气重生,如今苦等初恋40年…

6 已有 290 次阅读   2018-11-27 07:18
22岁成影后,40岁抑郁自杀,50岁霸气重生,如今苦等初恋40年…

提起惠英红,如今应该很多人都认识,58岁的她早已是金马奖、金像奖双料影后。

这几天,一段关于“惠英红初恋”的采访火了,很多人纷纷大呼这段故事太过感人。

惠英红从3岁到11岁在红灯区生活,经历了悲悲惨惨快快乐乐的日子,看透了太多,有个美国大兵,在去越南打仗前第一次用粤语对她说“我爱你”,从此杳无音讯。▼

简单一句“我爱你”照亮了小女孩一生。那是凄凄惨惨的生活里,第一个带来光明的人。

对于惠英红来说,这就是初恋吧。▼

她在美国的时候,开了一个筹款的活动,还特别去问有没有人去过湾仔,记不记得一个有一对辫子的姑娘。▼

对于这份感情,惠英红记挂了一生,是那个混血水兵轻飘飘的一句话支撑到她到40多年。

“我希望能够有一天,他能寄个照片,我记得他的样子,无论他怎么样老。”▼

那段动荡的岁月,没有明天的未来,真情才显得弥足珍贵。

尽管它还未开始,便已结束,却纵贯了她的整个青春。

从乞讨少女到当红明星,到抑郁自杀,再到东山再起…

惠英红这一生,亦是别人的两生,活脱脱就是一部大女主戏。

01 本是小姐命却沦为乞讨少女

惠英红出身高贵,父亲是满清正黄旗后裔,山东惠家庄的少东家,可以说是家境殷实。

但在举家迁往香港后,父亲因赌博使家道败落。等到她出生的时候,已经是家徒四壁。

祸不单行,那时家里遭遇台风,连木屋都被吹塌。

一家人住在别人的楼下面,捡剩菜吃。

▲回忆过往,她还是忍不住泪湿眼眶

家里共有兄弟姊妹八人,哥哥是演员惠天赐。她自小以来的记忆就是众多的兄弟姐妹和破旧的木屋。

她曾说,“我出生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

生活到了揭不开锅的时候,家里不得已先后将4个孩子卖到戏班谋生,排行第五的惠英红就这样成了“长女”。

▲惠英红曾在节目中讲述童年往事

还没到5岁,惠英红就跟着母亲在香港红灯区沿街乞讨。她睡大街,没学上,过得很辛苦。

好在小时候长得漂亮,很多人来照顾她家生意。可这样的贫困生活,持续了整整十年。

七岁那年,他们在湾仔街头碰到一个穿着灰蓝色唐装的中年人,他说“:这个女孩,以后有华人的地方都认识她。”

惠妈妈理都没理,说“:神经,我们要饭的!”

为了不再遭受冷眼,为了养家糊口。12岁的惠英红开始一边上学一边去夜总会舞狮子,每天顶着十多斤重的头冠。

人生有得就有失,有着不幸童年的惠英红比同龄孩子更成熟,也更能吃苦。

她在湾仔看到电影院的海报,就立志要做明星,把目光投向了演戏。

02 一代打女 22岁获封金像影后

长大后的惠英红长相漂亮,身材高挑,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星探发掘进入演艺圈。

1976年,她被导演张彻发现,邀请她为一个小角色试个镜。

▲1977年版《射雕英雄传》穆念慈

惠英红试镜的角色是江南七怪中的韩小莹,张彻觉得她机灵漂亮,让她演了穆念慈。

自那时起,惠英红成为邵氏当家花旦,开始和大导演合作,题材以武侠片为主。

▲年轻时的惠英红

李翰祥开拍《金玉良缘红楼梦》,找到了惠英红,让她去做贾宝玉身边的丫头麝月,两场戏下来,李翰祥就记住了她。

李翰祥教惠英红演文戏,张彻教惠英红演武戏,不过让惠英红声威大振的却是刘家良。

她在籍籍无名时期,得到刘家良导演率整个刘家班支持她,在十部电影中,都是当仁不让的女主角。

拍电影《烂头何》的时候,女主角拍的第一个画面,就是被打。原先女主角受不了痛,开拍就跑路了。

惠英红刚好在现场,作为备胎试了一下戏。她学过跳舞,踢腿踢很高,动作完成得甚是漂亮,导演就立刻拍板了。

1981年,惠英红主演的电影《长辈》上映。这部电影打破了香港电影史上的开画纪录。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红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她更加确信这一判断——邵氏新加坡总部寄来一封信,信上提到:拍动作片,如果没有惠英红,就不要拍了。

惠英红也凭借这部电影拿到第一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也是唯一靠打戏拿奖的金像奖影后。

但是她值得,在拍摄这部电影是,惠英红因为急性盲肠炎和腹膜炎,刚刚做完手术,拆线后的第8天,她就赶到了拍戏现场。

拿奖那天,她懵懵懂懂,心想这奖杯是铜的,也换不了几个钱,回家就扔到了床底下。

奖杯虽然不是金的,但分量足够大,给惠英红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改变。

邵氏“第一打女”的形象名噪一时,顺势接拍了一系列的武侠电影。她还和胡慧中、李赛风、吴君如一起,“霸王花”的名头响彻电影圈。

当然成名背后,也有不少心酸。

刚做完盲肠炎和腹膜炎手术就去拍打戏;腹部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被重击四十多次;从十六楼跳下,钢片插入背;鼻梁骨被打折,至今呼吸困难。

2015年惠英红做客鲁豫有约,鲁豫问她为什么这么拼?

惠英红回答,当时支持她打下去最大的动力是“脱贫”。

“如果不熬过这一关,我就没机会了。我要成为明星,家里才能有好的生活。同期有几个一起的演员,都比我漂亮,我必须比她们更努力、更拼命。”

此后,惠英红每部电影的片酬变成5万元,她只演女一号。这些钱,惠英红依然无法自由支配。

30岁以前,她所有的收入都要交给母亲,供养整个家庭。

03 事业低谷,转型无路她抑郁到自杀

可惜好景不长,动作片市场冷却。打女出身的惠英红发现,她越来越接不到戏了。

原本一年可以拍八九部戏的她,最终沦落到了无戏可拍的境地。

惠英红印象最深的是1997年,整年都没有戏拍。

这一年,香港回归,好莱坞电影在香港的票房首次超过本土影片,香港电影人北上,合拍片开始成为主流。

惠英红接受不了巨大的落差,金像奖的开山影后,曾经部部当主演的人,怎么会甘心去演这些小角色?

她想演文戏,可没人相信她会演文艺片,就连本该在背后支持她的公司,也在担心她打女的形象被毁,不让她转型。

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心里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44岁,惠英红患上抑郁症,写了遗书、吃了药准备自杀。

在床上躺了8小时后醒过来说:“真是后悔,我觉得自己这样就是认输了,我不能容忍就这么失败。”

当我看见母亲哭得脸都变形了,突然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我必须好好活着!真正要强的人一定不会选择死亡,以前乞讨过日子都挨过来了,现在有钱有房什么都有,只不过没了地位和名气,再争取就是!

她开始自我调整,拿出当年拍打戏的劲头,在香港中文大学报班上课,学英文,看心理医生,还考到治疗情绪病的牌照,当了九个月的情绪病医师。

但凡能战胜抑郁症的,都是一个孤独而伟大的战士。

这也是惠英红最打动人的地方——她没有再次逃避,而是选择了向死而生。

惠英红慢慢看清现实,她要保持热度,要持续工作,她也会暂时妥协。《巾帼枭雄》刘芳、《公主嫁到》韦贵妃,《太极宗师》红姨…

就这样,一部接一部,她慢慢把自己熬成了老戏骨,人人称她戏好。

04 重返银幕二度问鼎金像

跌入谷底,终会反弹。

时隔多年后,惠英红终于又再次等到伯乐许鞍华。

2002年,许鞍华筹拍《幽灵人间》,其中一个母亲的角色找到了惠英红。

惠英红二话没说答应下来,“我那么红的时候她没找我,现在她来找我了,世事难料。”兜兜转转,她又回到了心爱的大荧屏。

▲《无间道2》饰演吴镇宇的大姐

她也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待,无论是《无间道》里饰演倪永孝的家姐,还是《江湖》里演刘德华的妈妈 ,她都演绎得入木三分。

▲《心魔》

直到接到《心魔》里心里偏执的单身妈妈,才开始显山显水。

这部电影,让她夺得29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这是她第二次夺得金像奖影后,但这次,她不再是以“打女”形象获得影后。

惠英红说,她不想被定义,只想证明自己有很多的可能性。

由于有先天性心脏病,2010年登台领奖之前,惠英红还吃了镇静剂,以防心脏跳动得太厉害。

领奖时,惠英红哭到不能自已,她在台上说:

“我风光过十几年,不知道为什么会跌落谷底,为什么会把自己逼进死胡同,但我很幸运有很好的家人。

2014年,在麦浚龙指导的电影《僵尸》中出演配角,

斩获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心魔》之后,找惠英红的剧本也多了起来,这个市场终于又看见了她的存在。

今年,她的新片《翠丝》让她获得了本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提名。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到这个老戏骨的存在,钦佩她的人格魅力。连章子怡也不例外。

她塑造了众多经典角色,戏份不多,却各个出彩,且无可替代,而且曾经失去的荣誉又接踵而来,女主女配奖一个接一个拿个不停。

05 她一生未婚却也自得其乐

惠英红一生谈过三次恋爱,全都无疾而终。

被问及至今仍无家庭和孩子,是不是人生遗憾,她说:

我为此烦恼了许久,最后我告诉自己:我很满意。我尊重自己的职业,我对家人很好。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我这么漂亮又有事业的女人,居然还没嫁出去。”

不过她又说:“美国有70岁的老太太都能生孩子呢,没准我能在60岁之前做妈妈。”

这个半生坎坷、不再年轻的女人,在不忘事业的同时,依然对爱情保持着少女般的憧憬。

▲惠英红前几天参加miumiu的走秀,气场十足

被问到不演戏了会去做什么,她说想去上学,还想画画、办画展,让别人提起她,不仅是演员惠英红,还是画家惠英红。

她每天都坚持健身,早上半小时瑜伽拉筋,不工作时则游泳、练器械。

你相信吗,58岁的她居然还有腹肌,拍写真身材好得令20岁少女自愧不如。

惠英红的一生,太过坎坷,又足够传奇。

很多人遇到一点挫折就止步不前,她也有,但她最终靠着强大的信念逆袭过来了。

正如惠英红自己说的:

「我的目的地,我都会去到那里。我要过饭的,我跌过的,但我挺自豪的。所以我从来说,我是走荆棘路出来的一个强大的女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