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新视野】现代诗四人展(第004期)

7 已有 41 次阅读   2019-09-26 12:13

【新视野】现代诗四人展(第004期) 

在前行的道路上,

我们只是想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新视野】现代诗四人展(第004期)

殷红(江西) 离开(福建)

立雪(江苏) 蔚翠(北京)

殷红(江西)的诗

1、呈现

那片天空除了辽阔的蓝

偶而也发一发脾气

用乌云和闪电,警告

手握猎枪和砍刀的人

至于出身清白的一条小溪

总是去向可疑

在流经他乡时,常常失去踪迹

枯萎的粮食和牧草

举着星星,点亮萤火虫,长久地寻觅

春天在这面山坡布置着成年礼

秋风在另一面山坡收割爱情的果实

那些未被关心的植物

并不伤悲,自己把自己

安放在墓地周围

父母的眼泪属于黑夜

包括关节炎、心绞痛和腰肌劳损

来不及收拾好阳光时

就互相给对方吹一吹眼睛

骂一声该死的灰尘

他们一直这样,不言不语

把自己呈现到你面前

火焰和冰雪

都埋在心底

2、无法控制的时间

我已经无法控制那些时间

到了这个年龄,十个手指

常常不由自主地松开

曾经牵肠挂肚的东西

必须放下,比如生死,荣辱,恩怨

更多的东西毫无先兆

像突然凋零的树叶

她们承受不了时间的重量

或者说,时间承受不了她们

藏身体内的铁钉

又被钉进了一分

远远地看着那些

提刀的人,或种花的人

踩着落日的光芒回家

初起的秋风又一次抚平

水上的波纹

3、在与不在的事物

有些事物,已经远离你的视野

甚至远离了你的记忆

有些事物,一直在你身边

像风一样,像风中的尘埃

深入你的骨髓和血液

不管在与不在,那些事物

都会在夜半时分

以同一种方式进入你的梦境

如同身边及远离的亲人

总在中年的拐角

突兀其来

下一场冷雨

4、我一直怀有理想

我一直怀有理想

一个人的深夜,坐在山上

这样接近星星,接近万物的心脏

我听见跌落的露珠

缓缓地重新回到草尖,返回到花瓣

第一缕阳光,照耀着我的脸庞

我说不出这条小溪

每一滴水的出处,也不知它们的走向

但肯定,它们的善行,石头不能抵挡

父母,妻子,女儿

你们就是我的信仰。如同此刻

我所见到的,野果、飞鸟和远方的雪山

5、说

谁能听懂天空的语言

花草的语言

流水和石头的语言

飞云与炊烟的语言

谁能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谁能懂他们的悲伤

谁又能拾起落在地上的阳光

谁知道地下的蚯蚓

是怎样在地底点燃火焰

谁听见了落叶与冰雪的对话

谁看见墓碑后面

枯草中埋藏的鸟窝

被一只金环蛇偷食了鸟蛋

算命的瞎子和占卜的巫师

今夜都闭紧了嘴唇

殷红,原名肖声福,江西上犹人。先后在《诗刊》《星星》《解放军文艺》《诗歌报》《诗林》《绿风》等刊发表大量作品。1988年获《诗歌报》首届“爱情诗-探索诗”大奖赛爱情诗特等奖,并曾先后获两届“江西省谷雨文学奖”等数十个文学奖项。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江西省德兴市首席教师。

离开(福建)的诗

1、旧凉席

这是鱼腥草。长在屋前的花池里

在五月开出了白花,一朵追逐着另一朵

镜子悬空而挂,戴面具的人在哪里?

掩面啜泣的人又在哪里?我竟都无法一一说出

你说,再过一些时日,要空出这块地

种下金鸡毛草。再种下那年断断续续的虫鸣

在天色暗下来之前,我还叫不出你的名字

我是那么迫切跑过去问询母亲

在旧日里,在中草药里见过你

多么熟悉的陌生。一如你的离去

真的有鱼腥的味道,你俯身临她们那么近

暑气是提前来了,热浪翻涌而起

一切都如过去。一切又非往昔

而节日前演出的孩子们脸上的妆还未卸去

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其中一个又多像你

就要入夜了。母亲像昨日那样收起了晒在屋外的那张旧凉席

2、铁皮屋瓦放大了雨声

大雨突突突。在芒种前很认真下了起来

此刻是窗户框住了它的线条和声音

躲雨的人在哪个破旧屋檐下?

你读到的那只棕扇尾莺躲在哪处草丛中?

而低处的蚁穴就要被大雨冲走

无路可走的人走在不通向任何地方的路上

一场大雨突突突地下,下到群山之外

下到她永不醒来的睡眠里

鸟鸣啾啾啾。公鸡喔喔喔

此刻是清晨。还有什么声响被你听见

邻居家的铁皮屋瓦放大了雨声

此刻妻儿还在熟睡。都还在梦里

你把栅栏放在梦的前面,姑且挡一挡

而树叶过早地打落在地,谁去安慰它们

你醒得太早,一个六月的清晨

和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一样

想回到睡梦中又为时已晚

3、一炷香

拜佛念经的人聚在一起

在芒种过后的第一天

锣鼓唢呐与炮仗齐鸣,像要持续一段时日

她在祈求安宁,吉祥和健康

嘴里念念有词,虔诚又专注

你路过,放慢了脚步。你开始确信

终有一炷香,会飘到佛祖那儿去

清晨的雨似落又未落

她撑着伞走在晨练的路上,又像要赶着回家

招手即停的出租车这次没有停下

矮蒲苇长出羽毛状黄色的花从坎上垂下来

多么普通。甚至是第一次看它在风中招展

正午大树上的蝉肯定不是一只在叫

叫声和去年的也没有什么分别

阴凉处有只小鸟在一跳一跳

你轻轻的脚步就要惊到它了

扑楞一声。飞到灌木丛里,不见踪影

4、他内心清澈,安放一池山泉水

此刻是慢慢暗下来的夜。是墙上挂钟的响

如墨的树在后退,不能再退了。后面是深渊

灰鹡鸰和三道眉草鹀也都安静下来

它们不会在夜里暴露自己。只有蝉和蛙

一呼一应,比声调。不顾危险已经来临

玄衣人在夜间行走,他戴着黑色面具

你无法看清他的脸,也不告诉你要去哪里

消失已久的人还在疾走,走不出夜的边界

你拉不住她瘦弱的手,无法指出晨曦在哪里

盲人按摩师技法娴熟。你是第几节骨椎在痛?

他内心清澈,安放一池山泉水

他眼中的黑早已溃不成军,隐于江湖

他知道萱草和金链花已经开了

都鲜艳无比,都可入药

此刻是慢慢暗下来的夜。墙在听挂钟的响

而你在读特朗斯特罗姆的《四种脾气》

“窗外,两堆积雪像冬天遗忘的手套。

5、把浮尘洗了又洗

鱼群在水塘被光和影隔开

东边还亮着,是相逐尚相欢的一群

西边已暗。是空游无所依的另一群

而你是跃入池中的砾石,那声可有可无的回响

还是作菜地里半开半闭的豆荚花

比较自在些。几根细竹就支撑起这个五月

也有鸟鸣,也有蝶影落在它们身上

哦,不远处犹见玉米叶在风中招展

越来越安静。无悲亦无喜

也想搭建一间小木屋,坐北朝南

把浮尘洗了又洗。低首可听淙淙的溪水

抬头又可见不厌的那折青山

6、那年屋瓦都压得很低

屋檐的雨水没有迟疑

滴落一个黄昏。旧罐装满水

你正把它移进屋里

古城墙早已倾塌,雕花的砖埋进尘土

打更的老人越走越远

走进尘烟。更声还在夜里回响

躲雨的少女已成妇人,满头青丝

她早夭的幼儿会在清晨哭泣

那年大雪铺天盖地,雪地有小动物的足迹

那年屋瓦都压得很低

喳喳喳喳喳,是翠鸟在鸣啼

你也在屋檐下躲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离开:本名,黎俊,男 ,宁化县人,1974年10月生,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三明诗群成员、客家诗群成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中国诗人》《诗歌月刊》《绿风》《中国诗歌》等刊物。2008年出版诗集《缠绕》。《客家诗人》民刊主编。

立雪(江苏)的诗

1、虚掩之门

门是虚掩的,月光紧着身子进来

像一枚粗钉

把一张单式的床,钉在墙上

这张床就稳当了,呼声随之均匀

从一摊白发

轻轻散发出来,递给月光

月光温柔着身子,小心接纳

只吮一口

就嚼到了一声,细细的乳名

月光突然后悔,后悔又一次进来

它开始拔出

从墙上,床上,到虚掩的门

2、空椅子

爷爷走了,最难过的是一张

竹制椅子

紧盯着屋顶,一言不发

爷爷在的时候,已不能走动

这张椅子

爷爷一躺就是十多年

想把它扔了。因为我发现

父亲常常

对着空椅子发呆,抹泪

父亲不让,说就让它空着

父亲还说

过不多久,它就不空了

3、拍照

扬州的手机,先拍公交车

拍火车

拍长途车,拍三轮车

拍一个村庄,拍一间老屋

拍老家具

拍老井,拍三只老猫

当拍一头白发时,被一根拐杖

和一串乳名

猛打在乡愁上,疼得直叫娘

4、生冻疮的女孩

妈,山村又下雪了,你说用雪

去擦手

手上的冻疮,就不会疼了

妈,我擦了,一点也不起作用

而且还破了

用手一挤,好多的疼从里面流了出来

妈,你出门三年,冻疮就在我手上

欺负我三年

如果妈在,它不敢来我的手上

妈,每次梦见你,手就一点不疼了

妈妈每次

会哈出好多热气,在我的手上

5、母亲咳嗽一声

母亲咳嗽一声,天就亮了

太阳在东边

刚站起的身子,有点无力

母亲又咳嗽一声,风就起了

一阵轰隆

太阳吓得一骨碌趴进地下

母亲没有理会,连续咳嗽几声

轰隆声更响

雨哗啦啦,开始四处敲打

雨声轰隆声,我一点听不到

只听到

母亲咳嗽声,一声响过一声

6、爸,我在看你的照片

爸,下大雪了。我的腿已经能下床

要不了几天

就能继续回工地干活,挣好多的钱

爸,我在看你的照片,你看你的头

比雪还白了

见不到一根,能使出力气的黑发

爸,快点回家来,儿子回工地后

会用安全带

把你和娘的担心,扣牢在脚手架上

7、回家

三百多个辛苦的日子

收起汗水

从高高的脚手架下来

一张撕去的日期

把一辆

旧了又旧的摩托车发动

憋足劲的车轮

急吼吼地把长长的路途

一圈圈绕起来

绕进了山,绕进了水

绕进的乡愁

嘎吱,停在一声乳名里

立雪,本名徐子飞,江苏扬州人,诗歌爱好者。文字散见于《诗刊》《星星》《延河》《扬子晚报》《读者》《青春》《绿风》《辽河》《牡丹》《作家天地》等数十家纸媒。出版个人诗集《扬州十月》。

蔚翠(北京)的诗

1、长

吊兰将它的叶子垂过窗台

一缕缕一片片

深入时光的温暖

并触碰我。我被安慰着醒来

又被安慰着睡

绿色的温情的句子充满生机

好看地垂

在日子的枕边

2、短

兰叶,兰叶

我这样唤着

却无法阻止某一片的叶尖

呈现出枯态。它用它短伤到

一个句子的节奏

一个词完整

将这个早晨的光线和我弄疼

3、薄

不敢将心事放进一片叶里

那样薄的样子

承载的内容不会超过

忧伤。我不断地看见它们

被风吹动

被雨水拍打得颤抖

而现在是早晨

阳光正将它们的身体照出

清晰的经脉

4、对长亭晚

雨稠。风从长亭的一角

跌落

碎了的雨幕露出白骨

记忆突然溅到裙

低头拧水的时候又有躲雨的人

带着暮色进入

现在,雨已经染成夜的青黑

而噼啪炸响的闪电

画出亭子的轮廓。我的

忧伤

闪电一样弯曲

5、黑发森林

黑夜的树木

端庄在雨后的静里。顺着叶子

的脉络,雨水俯下身子

它们把自己解开

放进

夏天田野的巨大缝隙

最浓密的部分,有虫鸣钻出

这些昨日之词

闪烁着智慧的光亮

而我可以走进它们的中间

用一只蝴蝶结

找到爱情的迷迭香

6、我站在模糊的世界里看风景

一只笔晕染出浅秋。黛色

沉下去,那些浮上来的

浮出果实

鸟是快乐的使者也是破坏狂

尖利的嘴啄破果皮

而我隐忍了大大小小的

疼痛

这些深色的部分是生活的积淀

它们和高处的风一起

掀动人生的幕帷

一声铿锵之音

从众多色彩里脱颖而生

我忍不住退后

让出

风景的舞台

7、晚秋

该放下了。放下雨水

放下大大小小的暑

盘腿而坐

听任叶子飘零的仪式从某一个

不在意的时刻

宏大起来

露出黝黑的枝桠

孤独而充满对未知的疑惑

和莫名的狂喜

蔚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伊甸园》诗刊副主编。八十年代末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诗刊》《人民文学》《北京文学》《绿风》《飞天》等刊物上发表诗歌作品。出版有个人诗歌作品集《与自然的对话》《春暖花开》。

【新视野】现代诗四人展(第005期)

敬请期待!

诗展投稿信箱:xyzjbjb@163.co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